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可信吗【专家揭秘】

时间:2018-11-03 10:42:58 来源:网络

最好是有过治病经历和身边有朋友的说说感受,治疗价格如何?

一听价格,你没声了,一看到效果,你又心动了!于是乎,你到处找类似的产品,然后一次次上当,效果还不理想。

最近很火的话:

任何行业都一样,如果你在乎的是质量,就请尊重它的价格;如果你想要的是便宜,请不要妄想会有好质量!品质如一!诚实守信!

一对企业家夫妇在凯蒙中医院调理好了身体后,还聘请凯蒙中医院作为了所有员工的健康顾问。

\

事情是这样的。2016年10月,“春雨医生移动医疗”的44岁的创始人——张锐因为突发心肌梗塞倒下之后,很多企业家看到讣告才敢相信。《中国企业家健康绿皮书》报告再次披露中国企业家的健康状况令人担忧。从报告可以看出,企业家的健康已经被“过劳”和“慢病”所控制,每年总有一些不幸的人离开,报告中还提到企业家是社会的特殊群体,是社会健康的弱势群体,其所从事的职业已经被视为“高危”职业。

这则新闻让企业家夫妇非常震撼。企业家男人说起,别看我们公司做的挺风光,人们都用过也喜欢我们生产的日用品,销量还不断的增加,可背后说多了都是眼泪啊。

那时候正是企业从初创走向成熟腾飞的阶段,带团队、做产品、抓市场、与上下游企业疏通关系,样样都得操心特别累,每天都感觉腰酸背痛乏力的,脾气特别不好,回到家因为一点小事也会大发雷霆,生气的时候自己都会感觉到有邪气在身体里乱窜,但又控制不住。夫人作为他的助理也是一样的坏脾气,还经常生病,面色发黄斑点愈来愈多,用法国买的最好的化妆品也遮不住色斑了。

两人的身体越来越糟糕。看到春雨医生年纪轻轻突然猝死的报道,赶紧组织全公司员工体检。没想到高管中脂肪肝、转氨酶异常、尿酸异常、血糖异常的占了一半多,这些指标不正常都会导致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痛风、心脏猝死、癌症等疾病的发生。男人认识到了亚健康问题的严重性,夫人也说该休假调养一下了,两人就听从了朋友的介绍,找到了刘汉荣医生。

这时刘医生接下了话:”健康就像一个企业一样,需要经营和管理。比起医疗救治来说,健康管理更容易做到。如果经常熬夜、吃饭不及时、缺乏运动、情绪焦虑、情感压抑、应激事件频发、超长时间的工作,以及中国式的应酬,都在无畏地消耗企业家有限的健康资本,导致“过劳死”。

中医体质养生是以中医体质为基础的养生方法,是近10年来国家积极倡导的养生方法,能够实现个性化养生,是最好的养生方法。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先天禀性和后天的问题进行体质调整。人分九种体质,在九种体质中还有不同,从而构成了个性化养生的基础。    

辨证施治又是中医养生的重要原则,相同的体质,却有着不一样的施治方法。

像你是阴虚体质,就是由于体内津液、精、血等阴液亏少,阴气不足,滋润、制约阳热的功能减退,致使阴不制阳,而出现燥、热、化气太过等阴虚内热表现。通俗的说,就是我们体内的阴液不足,就好像没有了雨露滋润的春天和失去灌溉的土地。这时候,心肝肾肺等脏器以及眼耳鼻口,皮肤就会失去滋养而出现干燥失润,甚至以热为主的现象,人也容易暴躁易怒。脾气暴躁最易伤肝,唯有中医调理清火养生。

你夫人不仅要护肝,还有一个大的问题是气血不足,女性因为经期和体质的问题,气血不足的现象更多一些。

气血不好主要是对应肝脏功能,常说的怒、喜、思、悲、恐,也是中医的五脏分别对应的情绪,怒气容易让我们伤肝,避免情绪上的不舒畅,我们可以选择宣泄来消除我们的负面情绪。

气血流经每一个脏腑和经络,一是获取某一脏腑提供新的气血,二是带走某一脏腑废弃的气血。也就是说,当气血流注某一脏腑的时候,就是这个脏腑注入活力,运出废弃的时候,它是有规律进行的,如果生活中我们破坏了这种规律,机体的机能就会出现紊乱。就拿早餐来说,7-9点是气血进出胃经的时间,它一方面支持胃从外部来择食,同时帮助胃来消化食物,但这个时候您还在睡觉,气血流注到胃经的时候就会空荡荡的,到了下家脾经自然气血就亏欠或减少。脾是产生后天之气的地方,我们大量的气血都是要在脾脏造化出来,但如果胃没有给他提供原料,自然,气血到了脾经就没有收获,气血没有增加,反而加少,长此以往,人的气血就会逐渐减弱,变得有气无力,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亚健康。

对于阴虚体质,养阴很重要。阴虚代表了身体当中的精、血、津液不足,一般是精亏补肾填精;血亏养血;津亏养肺胃之津。针对心阴亏虚、肝阴亏虚、肾阴亏虚、肺阴亏虚中医有“四大金刚”之法宝。辨体准确,施养得当,阴虚体质就可以得到有效缓解。当然,你俩在生活中脾气暴躁,也是因为肝火旺盛所致。

护肝一定要有合理的生活作息,肝胆在夜间的时候是最兴盛的,能够达到解毒的最高峰,因此,正规的作息时间是养肝的最好的方法。平时工作中也要注意不要疲惫到顶点了才休息,要让肝功能调节血气,解除疲劳。因此,肝功能调理好了,不仅看上去气色好,也能让我们有一个平稳的心。

所以脾气大,需要的是辩证准确后的综合调理,我给你们是这样调理,我们一家人也都是这么调理的,所以身体就很健康,我尤其特别耐寒;身体健康,再加上心态好,人也就显得年轻了。

    这时企业家男人说到:

”其实,没有人不懂得健康管理的重要性,只是工作太忙,就缺乏健康管理了。尤其中医的个性化调理这么复杂,每个人的健康差异又大,还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吧。

所以今天请客,就是想和您沟通一下,想聘请您和凯蒙医院做我们公司的私人健康顾问吧。跟踪每个人的健康管理,给员工们挨个调理一下。价格好商量,毕竟,不管多高的志向,得有健康的翅膀才飞得起来呀。

现在,凯蒙中医院已经成为了企业家夫妇公司所有员工的健康顾问了,企业家夫妇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温和了。






























































































消息送来的时候, 童刚和苏晓正在林荫下散步。
童刚的伤其实好得差不多了, 但是利用这段时间, 他想好好陪疗苏晓,反正部队那边真正的职务也没有下来,部队也在修整阶段。此时不好好陪媳妇,又更待何时?趁现在苏晓也有时间,万一等她回学校, 那就是想一起散步也没有时间了。
野狼团还和以前一样,似乎没有因为那次的战争, 而发生些什么。
宁静, 安详, 还露着点儿喜悦。
童刚时不时地看了眼旁边走着的苏晓, 悄悄地伸过手去,拉住了她的手。
两人好久没有这样手拉着手饭后散步了, 当夕阳西下,一切都那么的安宁,心也很安静。
前一个月,两人各自为自己的事业忙碌, 几乎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 现在终于有了两人独处的空间,两人都在心里感叹:和平真好。
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之间那种温馨的甜蜜:“团长, 师长叫你过去。”小张喘着气跑来。
“知道是什么事吗?”童刚问他。
小张回答:“不清楚,干部处的主任只是让我过来叫团长过去,说有事情需要商量。”
童刚对苏晓说:“兰子, 我过去一趟,晚上可能会晚点回来,你先回房间。”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对于童刚的不能陪伴散步,她虽然有遗憾,但也没有责怪。
这就是身为军人的无奈,这样的突发事件,以后还会更多,她要试着去习惯。
童刚过去的时候,不只师长在,政委还有几个干部处的领导都在。
见到他进来,师长朝他招手:“童团长,你来得正好。”
对于这个手下,师长是一万个满意。年纪轻轻,却因为战功显赫,已经入了某位大首长的眼,前途无量。
政委对他也是非常的满意,“你过来看看这份资料。”
童刚虽然诧异,但还是拿过了政委递过来的资料,看了之后,倒抽了一口气。
资料是绝密资料,上面写着,有一批敌特,从小就被送入华国,从小培养,所有的历史清白,成分也根正苗红。这批从小的敌特,如今已经在军中及地方各个部门任职,潜伏了下来,随时都可能给国家造成危害。这事,被泄露出来,那是华国派在宝岛还有越国那边的卧底传送过来的。但因为事态紧急,卧底那边只传送过来这么一条消息,其他的都还没有传过来。
“你怎么想?”政委问他。
童刚的眉心已经皱成“川”字,这确实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没有想到,敌特竟然是从小培养的,那么华国这么大,如何去一个个地揪出来?
“没有具体名单吗?”童刚抬头。
“没有名单,只能我们自己一个个去查,只要有一点点蛛丝马迹,那么就捉起来,再剥丝抽茧。”
这查起来可不容易,毕竟华国之大,多少的单位,又有多少的人,这一个个自己摸索着查,还怎么查?
童刚觉得,师部找上自己,肯定有他们的目的,不可能只是让他看这么一份没头没脑的资料。
果然——
“童团长,我希望这件事情,你能去调查清楚,这事就交给你了。”政委将任务下放。
童刚觉得有点儿棘手。
“童团长,有信心完成这个任务吗?”团长也问。
童刚哪怕在心里再觉得棘手,也坚定地说:“保证完成任务。”
师长和政委笑了,这才是一个好兵。
“童团长,这是徐佳琪的资料,你也看一下。”干部处的主任说。
听到是徐佳琪,童刚急忙拿了过来,看到资料中写的,他高悬的心也算放下了。
“是不是很惊喜?这算是给你执行这个任务的额外惊喜,还你一个清白。”
“这徐佳琪……”童刚虽然早已经猜这种可能,但是看到结果,依然问了一句。
“她并不是从小并培养的那一批人。”干部处主任说,“这个徐佳琪也大胆,她利用自己和原来的徐佳琪长得很像的特点,慢慢学习徐佳琪的生活习惯及性格,替换了真正的徐佳琪。”
童刚觉得这件事情,有点儿匪夷所思,这让他想起了那个曾经追求过苏晓的那个谢长冬。
他曾经还故意混淆视听,说苏晓也被人调换。
如今又遇到一个女兵,被人调换了,混进来的敌特,这事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
“真正的徐佳琪找到了吗?”既然首长们这么说,应该是已经找到了真正的徐佳琪吧?
政委说:“找到了,可惜被毁容了。”
真是可惜了,那么好的一个姑娘,竟然被毁容了。
“被毁容了,又怎么能断定,那位就是真正的徐佳琪?”
“利用成像还原系统,而且也比对过基因数据库,也比对过指纹。”干部处的主任解释。
童刚虽然不太懂这些,但是最后一个指纹比对,却是秒懂。
指纹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当指纹能比对上的时候,那就是本人无异了。至于为什么会保留指纹这样的问题,他自然不会去问。既然首长们考虑到了这点,那自然是有真正徐佳琪的指纹出处。
“首长们决定怎么处理这个假徐佳琪?”这是他的好奇所在。
“自然是送上军事法庭,然后判决。”敌特是大错,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何况利用美人讲,试图迷惑军事主官。也就童刚为人正直,并没有被迷惑,否则这事可就闹大了。
“童团长,你做得不错,没有被美人计所迷惑,没有出作风问题。”政委连连夸奖。
……
童刚回来的时候,发现苏晓还站在原处等他。
“冷不冷?怎么不进屋去?”
“不冷,就是知道你很快就会回来。”苏晓将手伸了过去,很自然地被他包裹在掌中。“师长叫你是为了训练上的事吗?”
童刚却摇头,“是徐佳琪的事情有结果了。”
“徐佳琪?”
“就是那个曾经试图勾引我的小女兵。”童刚解释。
苏晓顿时来了兴趣,“什么结果?”
“有人冒充了徐佳琪,试图破坏军队的团结。”
苏晓早就猜到了这个徐佳琪可能是个敌特,因为行事作风都很怪异,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冒充了真的徐佳琪?那真正的徐佳琪又在哪里?
当听说真的徐佳琪已经被毁容的时候,她突然唏嘘不已。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有什么是比毁容又被冒充了身份更可怕的事情?如果没有毁容,那么真的徐佳琪还能够回到部队,但是现在却一切都已经被假徐佳琪毁了。
“这真是一个很让人唏嘘的结果。”
“再同情又有什么用,毁了就是毁了,部队也不可能再会要她。只是退回地方去,只怕对她的一生也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苏晓沉默了,这个结局太沉重,沉重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这个事件,前世似乎也听说过,只不过被勾引的并不是童刚,而是换了另一个高级将领。
只记得这事最后被闹得风风雨雨,情报也被套取了许多,那个高级将领最后被送上了军事法庭,所有的前途全部没有了,让人同情的同时,又不免敲响了警钟。
美人关,可不是谁都能过的。美人计,也不是那么好吃的。这得赔上自己的一生,外加前途。
又想起前世被闹得满城风雨的另一件敌特事情,苏晓不免感叹:“敌特的事情,确实太可恶了。听说还有人被从小培养呢,就是为了打入内部。”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童刚正好就接手了这么一个调查任务,听到苏晓的感叹,他问:“你听谁了这件事?”
苏晓一怔,难道前世的事情提前发生了?前世被查出这事的时候,那是八十年代末。
“我在战地医院的时候,听人说起过这事。怎么,这事是真的?”苏晓故做惊讶的问。
“这事,只怕是真的,上级刚得到这个消息,派我调查。”
这事是机密,知道的人不多,但是他相信苏晓,而且苏晓心思又慎密,或许她能帮上自己。
他的想法很对,苏晓不但知道这事,而且还知道一些名单,虽然不是全部的名单。
前世被曝光出来的时候,因为已经是八十年代末,那些被抓出来的特务都是大鱼,至于小鱼小虾,自然是隐藏了,随着时代的变迁,也就沉默了。
“其实这事,想想也是有可能。既然要让人潜伏下来,哪有从小培养的更让人不会怀疑呢?”
苏晓分析得都对,这也是让童刚把事情真相告诉她的原因。有时候,她无意中的一席话,总是有一种点醒人的效果。
苏晓想起了前世的那些被查出来的名单,试着透露:“其实要想把人培养成特务,根正苗红最不容易被怀疑。这样的人,往往会被送进军队,或是成为政要。或是跟这两者有关系的职业,都是他们潜入的对象。”
童刚沉默,在思考。
“还有他们如果要破坏一些设备,那么工程师,也是他们潜入的对象之一。”苏晓又说。
童刚眼睛一亮,望了过来。
“还有一种,那就是女人,这是作为美人计的首要条件。”苏晓缓缓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你说的不错。”
苏晓说:“这只是我的猜测和分析,当不得真。”
“不,你的分析很有道理。只不过人海茫茫,这无异于大海捞针啊。”这也是童刚比较无奈的地方。
“虽然难,但是既然是特务,那么总会有蛛丝马迹的。到时候我多帮你打听这方面的,医院,酒馆,戏楼,都是打听这一类的最佳地点。”
又是一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突然抱住苏晓,在她的嘴上印下一吻:“兰子,你太棒了,总是在我没有思路的时候,给我提示。”
苏晓摸着嘴唇:“我就这一用处?”
童刚说:“我的媳妇那是这世界上顶顶聪明的媳妇,又可爱,还乖巧懂事。”
“我从来都是你的贤内助好吧?”苏晓扁扁嘴。
见她那样子,童刚突然笑了。抱住她一阵亲:“我的兰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媳妇。”
抱起她,踢开卧室的门,将她压在了床上。“好久没有亲热了,是时候了。”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采访下,听说你曾经怀疑过你媳妇?
童刚:谁说的?
作者:我说的。
童刚:好想打你,有木有。
晚上还有一更哈,也可能会二合一,看情况哈。
红包走起来,大家留言留起来,才能多多的加更哈。


第101章 兄弟终于相认了
童刚一直在处理这个潜伏敌特的调查事情, 但一直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
徐佳琪事件,最后以抓捕假徐佳琪为结局,将她送去了军事法庭。
这件事情, 没有同情心可言, 一个女人利用自己的美丽,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只要男人定力不足,那么就可能被她们达到目的。就算男人定力足, 她们有的是时间, 可以跟你慢慢耗,直到再一次达到目的。
像童刚这样深情对待妻子的人,又有多少?像苏晓这样不按理牌出牌的妻子,又有多少?一般的妻子,遇到这样的事情,非得闹个你死我活不可。哪像苏晓,竟然还能冷静的分析, 最后提醒自己的丈夫, 这样的妻子真的是凤毛麟角。
这也是童刚能够查出这件事情的原因。
之后,童刚就再次陷入了忙碌之中。除了调查敌特的事情,还有有关这次战争的总结。
苏晓倒是相对清闲了许多, 她陪着苏标回了一趟家里, 一同陪着过去的还有何军医。本来应该是苏武杰陪着过去的,但是他和童刚一样,事情很多,忙得很, 所以就让何军医代替。
之所以愿意陪着过去,也是为了叔叔能够与苏父他们相认。
这是一件大事,苏家已经很少有这样的大事了。
苏标过去的时候,还是忐忑不安的,毕竟过去了十年,也不知道哥哥嫂子能不能原谅她。
反倒是苏晓和何军医,一直劝着他。
“叔叔,这一关你总要过的,难道你能一辈子缩在自己的象牙塔里?这可比什么也做不了好。”苏晓劝。
“是啊,难道你能一辈子不认?不认兄嫂,也不认侄子?”何军医说话更干脆。
苏晓又说:“你的错误,是时代造成的,并不是你有意的。”
苏标并不是不想过去跟自己的哥嫂相认,而是自己当年说出来的话,现在再给收回去?收回来倒也不是不可以,本来就是因为时代的错误,不得不为之的事情,但是哥哥哥和嫂嫂会原谅他吗?
这是苏标担心的问题,也是他一直不敢迈出这一步的原因。就像苏晓说的,他就如同躲在自己的那个象牙塔里一样,难道永远不打破?
越临近三河村,苏标的心就跳动得越快。
此时的苏父和苏母,正在田地里干活。
苏母本来是在邕城带着小糯糯,但因为春播的开始,她才回到三河村。
“苏队长,你们家来人了。”有村民喊。
苏父抬头,“我家来人?谁啊?”
“是兰子带着人过来了,一男一女,那个男的好像是你弟弟苏标。”那村民并不认识何军医,只认识兰子和苏家叔叔。
苏父皱眉,“别瞎说,我弟弟怎么可能会回三河村。”
“是真的,我看得真真的。虽然有十年没见了,但是苏标我怎么可能会不认识。”那个村民说。
苏父越想越不对,自己那个跟家里断绝关系的弟弟怎么可能会回来?他要是想回来,早就回来了,怎么可能等到十年之后才回来?
但是他又渴望这是真的,他那个不争气的弟弟真的回来了。
这种比较复杂的心理,让他一时之间没有动作。
“老苏,去看看吧。”反倒是苏母,一下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扯了扯他的袖子,提醒他。
苏母当年嫁过来的时候,苏标还小,苏父又一直在外面打仗,那个时候苏爷爷苏奶奶年龄也大了。长嫂如母,所以对这个小叔,她当儿子一样看待。当年断绝的事情,如果说给苏父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最接受不了的应该就是她吧。如今见苏标回来,她的高兴不是假的,是真心实意的。
苏父思考再三,还是决定回去看看。不管结果是什么,哪怕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他都要回去看看。
刚进家门,他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正跟人说着话。
这个声音,他想了很多年,每回午夜梦回,总是梦到回家的他,醒来却一场空,什么也没有。所以听到这个声音的刹那,他有些迷惑。
果然就看到了自己那个弟弟回来了,虽然十年过去了,相貌改了许多,但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那个弟弟。
那边苏文斌的妻子也在陪着苏标说话。突然来了一个叔叔,这让她多少还是紧张的。
“爸,妈,你们回来了。”苏晓首先第一个看到站在门口神情不对的苏父。
苏母撞了撞苏父,“兰子在叫你呢。”
苏父“嗯”了一声,就听苏晓说:“爸,你看谁回来了。”
苏父只回答了一句:“我田里还有点事,先走了。”
“哥!”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让他的身子一僵。
他的动作依然没有停下,反而走得更急了。
他不知道自己用哪种心绪来面对这个曾经断绝了的弟弟 。
“哥!”身后的声音又喊。
他依然没有停,走得反而更快。
对这个弟弟,他有太多的计较,喃喃在嘴里,却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心态去面对。
有些人,有些事,不是自己想当然然的,就能过去的。
伤痕是永远存在的,只不过有人愿意选择过去,有人愿意走向未来,只不过时间上有些不一样而已
所以,他需要时间去消化这个事情,他的弟弟竟然真的回来了的事情。
“哥!”苏标又喊了一声。
苏父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想要奔出房间,却被苏母走上来撞了撞衣角,她提醒说:“老苏,是阿标喊你呢。”
苏父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但是他依然没有回头。“我没有弟弟。”他闷闷地说了一句。
“过去的事情,你总记着干什么?”苏母说。
苏父却只是扯了扯嘴角,并不赞成苏母的话。
苏母又朝苏标使着眼色,示意他赶紧地说几句好听的话。
苏标自然知道苏母的意思,他喊:“哥,我错了。”
苏父突然回身,恶狠狠地瞪向了自己这个狠心的弟弟:“你知道错了?当初干吗去了?你可知道,爸妈为你的事情,差点被人批.斗死。虽然最后并没有被批.斗,但也因为这件事情,抑郁而终。这一切,全部都由你的无知还有幼稚造成了!”
苏标几乎跪倒在地上,哭得跟个小孩似的,“哥,我错了。我错了。当时我就是不想连累爸妈还有你和嫂子,就把所有的一切承担了,跟你们断绝关系,这是迫不得已。我错了,错了啊,哥。”
苏父也在强忍着悲痛,但就是不松口。
“我想你们,这十年,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们。我的老哥哥,我错了啊……”苏标的眼泪下来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行了,老苏。阿标当初这么做,也是为了救大家,在那个时候,他如果不狠心断绝关系,我们全家都得戴上资本主义的帽子,这真不能怪阿示标。”苏母拉拉他的袖子。
苏父依然不说话。
“哥,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想着你们,我一直都想过来跟你们赎罪,但是我又不敢,我怕你们不原谅我,我怕……”
苏父怔怔地看着他,他脸上的悲痛还有自责,都看在眼里。
这个弟弟,跟他年龄相差很大,长兄如父,他疼他爱他,当那件事情来临的时候,最受不了的就是他这个当大哥的。
“当初我们条件虽然艰苦,但是你为什么要去贩买竹制品?还用的队里的东西?”这是苏父一直不明白的地方。
苏标说:“哥,当初的事情,我有苦衷,我是被人骗了的。但是事情既然造成了,是我的无知,当初太想着赚钱了,被人钻了空了。哥,是我傻,是我害了大家,是我的错。”
苏母说:“老苏,事情已经过去了,阿标也回来了,你就不要再一直耿耿于怀那件事情了。当初的事情,谁对谁错,也不用去指责了,他也是出于一片好心,不想连累我们大家。如果当初他不这样做,咱武子能够当兵吗?还有我们兰子?”
苏父心动,确实如苏母说的。如果当初兄弟两人没有断绝兄弟关系,如果弟弟没有和父母断绝父子关系,那么家里的历史就不清白,老二和闺女都不可能当兵。
那个时代,有多少的冤假错案,谁也说不清楚,只要沾上一丁点的有关资本主义的污点,就别想翻身。
“爸,你就原谅叔叔吧。叔叔这些年过得也不好,一直在外面做生意,为了赚钱,他都去了越国,在战场上差点就被越兵打死。他为了给国家为了伤员,还到处收购药材,无偿捐献给军队,这些国家都给他记着功。我能够想象得出来,叔叔当初签下断绝书的时候,心情是怎样的悲痛。他心里不是没有亲情,而是太有亲情,才舍不得因为

天随人愿投闲置散丢盔弃甲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挟主行令鲍鱼之肆兔死犬饥挨门挨户车无退表江海不逆小流债多不愁下落不明别具慧眼朝野上下百废待兴无其奈何姿意妄为粉墨登场人百其身纷纭杂沓

上一篇:”甘肃省农业科学院副院长李敏权透露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