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服装服饰 面试技巧 综艺频道 健康资讯 心情说说 财经理财 数码资讯 美食资讯 家电资讯 娱乐资讯 女性话题 家居生活 更多
首页 » 新能源» 内容正文

为何四川秸秆发电“难产”

发布时间:2021-02-18 20:19:43

  每到收割季,秸秆问题就是令人头疼却无处求解的公众话题。

  秸秆禁烧年年烧。人们想出了许多秸秆无害化利用方式,秸秆发电就是其中的一种。《四川省“十二五”能源发展规划》提出,到2015年底前,我省将规划布局27个、总装机容量为82万千瓦的秸秆发电厂。2013年规划调整,这一目标降到4个。但迄今尚无一家秸秆发电厂并网发电。

  被寄予厚望的秸秆发电,走在一条怎样的路上?

  1 缩水的规划

  在跑马圈地的新能源巨头看来,四川是不折不扣的秸秆资源大省。但规划中的生物质秸秆发电项目一再缩水,有的甚至已经搁浅。

  “我们现在做的,是和时间赛跑,力争在秋收前让川内首个秸秆发电厂并网发电。”8月11日,站在洪雅县城南6公里外的将军乡杨场村,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四川开发总监朱能斌面对已竣工的发电厂,心中焦急,“总部对我们在四川的工作很不满意。我们自己也不满意,觉得有劲无处使。”朱能斌一脸无奈。

  5年前,朱能斌从湖北的公务员岗位“下海”,进入上市公司凯迪电力,旋即被派到四川。彼时,凯迪在四川设立了两个开发大区,一区负责彭山、万源、乐山的项目,朱能斌领衔的二区则主要负责广元、巴中、凉山和洪雅的项目。

  四川省农村能源办公室提供的数据显示,四川每年可产秸秆4000多万吨,目前有大约1000万吨消耗于还田、制作菌包和饲料等,3000多万吨的秸秆被废弃。据调查,单是成都平原上的成都、乐山、德阳几个市的秸秆,如果用于发电,年产值可超100亿元。《四川省“十二五”能源发展规划》提出,到2015年前,我省将在农林作物丰富地区规划布局27个、总装机容量为82万千瓦的秸秆发电厂。但受制于现实,2013年中期规划调整,这一目标降到4个。省能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将有苍溪县、江安县等3个秸秆发电厂投产。

  从省能源局的核准速度来看,不可谓不快,仅凯迪一家,3年不到就拿到了在眉山、乐山、广元、巴中、达州、凉山等地秸秆发电的8个“路条”,核准了3个。

  省能源局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我省已经核准或同意开展前期工作的生物质秸秆发电项目,单个发电装机容量均为3万千瓦,项目投资约2.6亿-3.7亿元,建成投产后年发电量约为2.1亿度,燃料消耗量约22万至28万吨/年,能够促进项目区农民年增加收入约5000万元以上。

  凯迪电力旗下已拥有24家生物质电厂,正式投运总数达到16家,但在凯迪寄予厚望的四川,依然为零。“受累于业绩,四川两个开发大区已被合并,目前只有洪雅、朝天、通江项目已被核准动工,沐川、会理、万源等地的部分项目已经放弃,短时间内不会考虑再上马新项目。”朱能斌透露。

  今年洪雅县、苍溪县和江安县秸秆电厂力争投产发电,明年凯迪在广元朝天区的秸秆发电厂也有望投产,实现“十二五”秸秆发电目标。但放弃的还是大多数,国能生物发电集团有限公司在南部县和三台县的秸秆发电项目搁浅,四川佰能电力工程有限公司在蓬溪以及大唐集团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在德阳经开区的项目等也进展缓慢。

  2 难驯的“拦路虎”

  土地指标能不能解决?秸秆收购成本能不能降下来?两大问题,是秸秆发电项目普遍遇到的两大“拦路虎”。若要顺利并网发电,须先将“两只老虎”拿下。

  能吃掉大量秸秆的秸秆发电为何在川步履蹒跚?原因很多,最主要的,一是用地问题难解决,二是秸秆收集成本控制不下来。

  秸秆发电厂的发电机房占用空间不大,但秸秆储存需要占用不少地。以凯迪在洪雅的项目为例,5个燃料棚就要200亩地,土地指标能不能解决?这是秸秆电厂的第一只“拦路虎”。“成都平原禁烧秸秆的意识很强,但200亩地的指标很难拿得到,每亩至少十几二十万元的拿地价格也是很大的负担。如果去小县城建厂,土地指标和价格要容易一点,但地方政府重视程度又不一定有成都平原高。”朱能斌说。

  凯迪在川拿到的第一个核准项目在眉山青龙镇。2008年被核准,2009年开始动工打地基,但随后青龙镇被纳入天府新区规划,工业园区规划开始调整,凯迪最后被迫放弃了这个项目。凯迪在沐川的厂址也历经三次更换,最终又因拆迁困难,已确认的厂址面积由197亩改为140亩,无法满足电厂要求而放弃。

  秸秆收购成本则是第二只“拦路虎”。

  崇州燎原乡铧头村村民周今名算了一笔账,起码每吨三百块钱才愿意将自家秸秆拉来卖。这样除去运费,每亩还能赚个六七十元。朱能斌却坦言,秸秆收购价格如果超过300元/吨,电厂就有点吃不消了。

  成都市秸秆办相关负责人表示,秸秆的收购价格因各地的人工成本和运输成本的差异而不同。北方地区田地规模大,地势也平坦,秸秆回收、运输成本较低,可以大规模处理。而南方省份田土分散,秸秆资源在一家一户,收购成本就高,价格和数量都不可控。

  秸秆收集半径越大,运输费用越高,电厂的燃料成本也相应增大。朱能斌认为,秸秆发电厂最理想的辐射区域是30-50公里,但在川内,为了收集到足够的资源,秸秆发电厂需要辐射到50-100公里左右。

  收购体系对收购价格也有影响。“如果依托大户,他们相互之间容易串联哄抬价格,从二百多元一吨涨到三四百元一吨,甚至通过掺水等手段将秸秆增重。”朱能斌说,为了降低收集成本,其他省的凯迪公司探索出大户+自建村级收购站点相结合的方式,也将在洪雅电厂采用。

  3 期待中的“组合拳”

  即便绕开了“拦路虎”,投资上亿的秸秆发电项目能否盈利还是问题。业内人士建议,不妨适当提高补贴电价,开启“绿色通道”,打出一套“组合拳”,将生物质发电这样的新兴产业“扶上马”。

  根据省能源局的估算,3万千瓦秸秆发电项目投资约在2.6亿-3.7亿元之间。投资能否盈利?

  2010年7月1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出台全国统一的农林生物质发电标杆上网电价标准,每度为0.75元,相比火电的上网价格,相当于每度电补贴0.35元。“当前技术路线下,这种全国统一补贴标准并不合适。在东三省这样的北方省份,规模效应使得秸秆发电盈利,但在四川这样的南方就要亏损。”朱能斌说。

  凯迪自2012年起大力整顿生物质发电厂的燃料采购体制,到2013年下半年开始初见成效,生物质发电业务才迈入盈利拐点。

  在业内人士看来,执行了4年的0.75元(含税)标杆上网电价,在地价、财务成本、物价、人力等综合费用快速增长的形势下,已经远不及生物质电厂本身的发电成本。行业内更多的人觉得每千瓦时提高至1元比较合理;也有人认为是否可以参照光伏发电,按照不同区域实行不同的补贴电价。

  一些省份已通过省级层面的补贴在先行先试。近日,安徽提出,在沿淮和皖北粮食主产区,原则上每县(市、区)布局1座秸秆电厂,秸秆资源量较大的县(市、区)可布局2座,力争2017年底全省秸秆电厂装机规模达到150万千瓦左右,年利用秸秆量1500万吨左右。对在自然含水率以内的秸秆按照实际利用量实行分类补贴,其中水稻秸秆每吨补贴50元左右、小麦秸秆每吨补贴40元左右等。“对于秸秆发电这样的新兴产业,应该让它先发展起来再说。”朱能斌表示,地方政府还可以在原料的收集、运输等方面给予必要的支持,营造一个好的促进秸秆产业化利用的氛围。

  省能源局相关负责人也认为,让秸秆发电厂顺利运行的关键是保证其有一定的利润。例如,可以考虑在运输环节给予必要的补助,建立秸秆运输的“绿色通道”,以降低收购成本。“总之,要打出一套市场与政府同行、前端和末端兼顾的‘组合拳’。”

  朱能斌透露,到2020年凯迪在全国的生物质秸秆发电厂将达到200个,目前在建的就有近50家。其洪雅电厂的预收购已经收了3万多吨,5个燃料棚都快堆不下了。这也让朱能斌重燃在川发展秸秆电厂的决心,四川希望未来能在凯迪的全国格局中占据一席之地。“我们现在做的,就是让川内首个秸秆发电厂尽快投产,让秸秆发电不再看不见摸不着。”朱能斌说。(记者 刘川)


比特币交易 http://www.yxsbty.com
菱菱信息网